關於部落格
大娃娃,小娃娃,迷你娃娃交織出的快樂生活
  • 387557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60

    追蹤人氣

月下菩提,製作心得

 
菩提在2012年9月加入我的生活,
我在2015年才製作完她的專輯,不知怎麼的,很想說說這樣的過程。




這是我見到她當下時,腦海中浮現的畫面。
完整的氣氛是詭譎幽暗的,破敗的素體從黑暗中浮現、拉扯著無助的心碎女人。

製作專輯是2012年就有的念頭,
2013、2014年,陸續拍了一些她的照片,但是卻不滿意居多。
不滿意的理由與她的特性有關,也就是她很難拍…。
這樣豔麗的妝容及閃亮的第三隻眼,讓她無法以一般花花草草的場景呈現,
我腦海中的畫面幾乎背景都是黑色,亂石、破牆的氣氛營造需要燈光的輔助,
而夜拍,對現在的我來說實在太難,晚上我幾乎很難出門,不是在工作就是在帶小孩,
於是時間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
不滿意,怎麼拍就是不滿意。




這張是2014.11月拍攝,地點是我家門口,
一切的改變都是從這張照片開始。

小孩入睡後,我搬出相機、腳架,就在家門口開始架娃娃,
其實到這時期,什麼都不滿意的情形下,我已經沒有太多的想法,只是想要試試看氣氛而已,
啪啪啪的拍著,這時還沒太大的感覺,
但等到我打開電腦修圖時,那道被堵塞的門突然的就被打開了。

我為什麼要執著在「所見即所得」的拍攝呢?
這樣,當我無法打造出我要的場景時,我便對拍攝失去動力。
如果,菩提是尊這樣特別的娃娃,是尊無法用常理定義的娃娃,
那麼為什麼我不能為她創造出新的定義? 
我不該在意「拍不拍的出來」這件事,
我該思考的是,我能不能運用其他輔助來幫助我呈現我要的意念與氣氛。

photoshop的誇張調色及影像合成就在時此介入我的專題攝影。




那周,短短幾天內我就完成了6張照片,
找到方向之後,靈感源源不絕的出現,就連之前不知如何是好的照片,我也有辦法重新編輯了。
這張照片是很好的例子,以發光的眼神象徵心中暗藏的惡意念頭,
好比是壓仰著的情緒,流轉的心思在另一個自己身上發酵著,隨時就要傾洩而出。





這張照片使用了4張照片合成,
拍攝地點仍然是我家門口。
磨石子地以燈光營造出雨後反光的氣氛,
整體暗紅色調及景物安排打造出雨中等候的淒苦、疏離感覺。

娃娃的色調是黑白色,眼妝讓她的大眼更顯得驚懼與哀傷。

對這張構圖,我原始的出發點是「站在垃圾堆前、被遺棄的女孩」,
我真的去拍了很多垃圾堆的照片,但是在影像合成之際,考慮到美感問題,
因此便讓垃圾堆不那麼突顯了。





12個月份,我以故事進度來安排畫面,
當菩提發現了自己心中的惡時,進而採取復仇行動。
畫面幽暗但是並不恐怖是我的中心思想,維持一定的美感才不會讓人害怕,
因此在找到可憐的犧牲者後,我用了比較溫柔的方式來下「那一刀」。


這也是呼應2012年宵替菩提拍下的拿刀照片。







充滿幹勁的11月結束之後,
我開始進入停滯。
因為此時的菩提在「顯惡」之後,心裡開始出現困惑,我稱之復仇後的空虛與自省。
心境的轉換,該怎用畫面表現呢?
在停頓一個月之後,我帶著菩提走到了戶外。

這2張照片都是在陽明山取景,它們的共通點皆是:只拍一個景,同一個地點我去了兩、三次。
第一次去都是勘景,確認我要的畫面之後,再來就是看天氣了。

第一張圖,林間的紛亂細枝象徵了混亂而細密的思緒,雖然在拍的時候自己覺得怎麼很像黑山老妖,
不過那種些微的喘不過氣感受,倒是可以感覺一二。

第二張圖則是漫步在茶花樹下,滿地盡是落花,我欲用它來表達一種思緒沉澱的感受,
加重了落花色調,也帶了一些華麗的孤寂感受。
比較特別的是,落花圖我帶了閃光燈補了菩提臉部光線,效果真的不錯。




最後一張照片,在老梅的海邊,我女兒正在旁邊放風箏。
在一連串與自我對話的過程後,最後一個畫面,我設定了「放下一切、解放」意味,
因此我願意接受這張照片與其他畫面調性不同。

只是,我自己覺得結尾可以再好一點,我在腦中模擬了好多個天使的畫面,
然後…又悲傷的遇到了拍不出來的問題,
我想在心中大喊「我需要有人幫忙啊!」,望向空曠的海邊,只有我女兒蹲在沙灘上撿石頭,
好吧,這個專題綁住我太長的時間,我也必須在我做得到的程度下,將它畫上一個句點。

這張照片就是我最後的選擇。



有時候也會想,看來看去就12張照片,為什麼會讓自己這樣愛恨情仇的走了一遭,
也許,這也是個我與自己對話的時刻吧,
無論是逃避著拍不出來、想放棄,或是鼓勵著堅持下去、再拍一次,
這半年對我來說都是很特別的經驗,
雖然在製作的過程中,莫名的有孤獨的感覺,
不過,我真的完成了,
笑中帶淚也好、行如牛步也好,我都走完了這段旅程,
用這一段時間來圓滿菩提的故事,我覺得很值得。







完整的月下菩提,照片及故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